Skip navigation

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6

静: 
 
     Ueber allen Gipfeln
    Ist Ruh,
    in allen Wipfeln
    Spuerest du
    Kaum einen Hauch;
    Die Uoegelein schweigen im Walde,
    Warte nur, balde
    Ruhset du auch.
                                                  
                                 —————-Goethe.
 
    这是一首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德语诗歌:

    群山之颠
    一片静溢,
    所有的树顶
    你听不见
    一声叹息。
    林中鸟儿无语。
    只等着,很快地
    你也休息。

     经过逐字翻译,诗已不成其为诗,只有当你用原文诵读时,才能发现它是多么美。

     每一行的音节数量不等,韵律也不断变化,扬抑格,抑扬格,扬抑抑格,第六行则出奇的长,全诗虽然由两个对句组成,第一句按照语法不对称地到第五行才结束,这样形成的旋律,是以往任何诗中都不曾有过的,看似平常,却美妙无比。由于诗歌的韵律不规整,这么做并不容易,直到最后两行War-te nur-bal-de一ru-hest du一auch! 才能成功。

     诗的内容很简单:树林中一切都已睡去,你也要睡了。诗的目的并不是向我们炫耀某种令人惊羡的思想,而只是某一时刻的存在变得不可忘却,值得作不堪忍受的回首。

                                                                                               rainbow in mannheim

立尽斜阳不肯归,

正风吹腰瘦.

乱云总在薄衫后,

黯然下重楼.

凭栏处

几回首,

一任风满袖.

青影余晖两寥寥,

都是一般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