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7

烈火燃烧着青春,生命如闪电般划过天空,爱情快餐让人无法跟上,唯有向浩翰的天空许下今生的承诺,用热情换回时间的流动,追求着一种速度和力量。抱着自己绻缩在床角,让自己沉浸在黑暗中,被吞噬了的一切,看不清了原本的容貌。在升华之夜沉伦,常常地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迷路的小孩子也只懂得哭泣。
 
灯光投影在地面, 宛若一湾清泉, 有风吹过, 有鱼游弋其间. 穿梭着, 摇曳着, 回味着, 思揣着, 前方的路, 会有什么出现?
    
忘我的人们, 在自由地旋转, 灯光模糊了所有人的身影, 却也清晰了我的视线. 喧闹的时间, 记忆暂时失去新鲜. 夜晚的意义, 在于此, 在于彼, 在于分享的尽兴, 在于沉醉的遗失时间。
 
求而不做,始终无成。做而不求,自然成功。事情,男人重事,女人重情。历史,两个人(男人和女人)演一件事。现在忘我表演,未来能回家的都回家,不能回家的留在台上继续演戏。观众是谁呢?天上的神和地下的鬼。他们真正在书写,人心善恶的史记。只要对得起良心,就是对历史负责。没有良心的人,再富再贵也一钱不值。
 
剥落了一地的武装,倾听着还会跳动的心,一颗曾经完好的心,经过岁月的洗礼,染上斑斑褐褐的迹点,不再完美,放在眼前的已是一颗看不清的心,自己也很难去接近。如烟花绽放的瞬间,充满了勇气的灼热和幻灭前的绚丽,烟花熄灭了,夜空沉寂了,有一种爱叫放弃,知道许多事情是没有答案,却总想找寻一个答案。为的只是让心灵得到一点点的满足,得到一点点的充实。
 
爱情犹如一场遗忘 , 你始终不明白 ,  这个字默念千遍,  你我对望,  神色茫茫  , 同一块绸帕,  第二次见 你轻叩栏杆 , 无语再三  。 这样  ,我们始终凝滞  ,在回忆到来  ,感动降临一瞬 , 你战栗的音色,  战栗叫谁的名讳  。 微笑  ,所有面临的结果,  都在此休止 。 我们寒暄 , 余光飘落湖水 。  你温酒如昔 , 温柔如昔 , 转身刹那,  我睁开眼睛  , 就是如此 , 那些说过的话  ,喝一杯 , 就忘一句 。
 
擦干眼泪让自己迷失在沸腾的夜,跟着摇滚的节奏,打开岁月中的你和我,摇摆的灯光下笼罩着几多形异的脸孔,茫然的脸庞.忧郁的落寞.尽情的释放着。嘴角溢起的冷漠,冷冷的眼神让人寒心.不经意的碰撞,撩起了一丝爱的情丝,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从此有了交集。
 
日子  ,就在此地绽放 ,心情畅快淋漓,  从褪皮后的痛楚 。到如今, 光明灌顶  ,站在一切之侧 ,目光澄明  ,生的苦痛,在耳边流过 ,所有大悲悯 , 在竹间, 在菩提树 , 在对面之水 ,心中一再 , 佛性在默念中遗忘, 数指度日 ,日日如矢车菊之蓝, 伽蓝之蓝 , 当一切遗落 ,有生之年, 岁岁如此  ,岁岁如今日  ,花开花落 ,有生无生 。
 
在风中用感觉擦亮着期待的心,轻划过脸庞,用心灵温暖黑夜孤寂的泪光.用眼神交流彼此的心灵,不需时间的约定不用承诺来装饰,彼此的陌生,彼此的熟悉,远离天长地久的约束,曾经拥有的美好。
 
我张口无言 ,笑容惨淡  ,面孔如昨夜般深刻 ,用脚尖对准末日的方向, 如此一路高歌  ,黄昏以落日的名义流泪 ,岁月奔腾 ,时光匆匆前来, 这时的歌声在天空下传遍大地  。我就在此刻抉择 生命或者升华, 夜或者光亮, 那长长的没有领路人的跋涉 ,是一种敲打  。将手心放平, 将颤抖以水平面展开 ,回忆在身后 ,怆然倒地, 一种灰色灰色, 是伴随前进一退再退 ,有多少悲伤。

    热情的背后蕴藏着多少冷漠,疯狂的前提是寂寞的背后。风中的眼泪只有自己清楚,堕落的天使迷失的心灵。茫茫然的前方,何去何从??如烟如花,燃尽短暂的灿烂,从此融入夜的迷惘。

(注释:勋伯格选择了最是心灵澄澈的时刻—一个月明星稀的子夜,一片树林之间,两个朦胧的影子:她说她已有身孕,但不是他的,他默然地爱着她。渐高渐低的音流细述着这种无声之境,梦幻般的弦乐如此地惊心动魂。我内心永远铭刻着这个"升华之夜"。

 

                                                Rainbow in mannhe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