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8

好久都没有写作的欲望了,从曼海姆搬家来了汉堡以后,整个生活的色彩全都变换了,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连天气也回到了迷茫的灰色,可能就像别人说得对于学音乐的人来低气压是最让人疯狂的八,半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都不知道是自己浪费的时间还是时间根本就没有看重我?看了这句话应该好多人都会笑我把,那有为自己这样开脱的?时间都是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的,而我的随遇而安造就的只是生命的匆匆。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年纪的,当我这样一个80后在倾听90后发表生活感慨,理想目标时,多少未免有些彷徨和失落,其实生活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差,但是在我眼里他们的生活确实匆匆,但是时间却愿意眷顾这样的人儿,而对于我在午后享受的阳台享受下午茶的时候,往往会被人批示件是这样的被浪费掉了。我不是故意要县白我的小资,只是知道自己的象牙塔已经走到了尽头,我不是个没有想法也不是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憧憬的人,只是现在的心态很安静很平和,可能是真的老了八
 
这段时间国内的风雨真的还是多多少少浇灌了海外游子的38 生活,之前的艳照们,到越演越烈的:很黄很暴力,之后是汤伟的封杀,再到现在的台海问题以及西藏暴乱,加上08年奥运之火的点燃,事情一件一件的摆在人们的面前,就像是一桌子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菜,该怎么下筷子都难就不要说去细细品尝了。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不过都是些局外人,我们所担心都不过是些家常市井,这些大部头就有如严肃的幽默小说,养活着人们的茶余饭后的谈资,丰富着人们没有目的的眼球。
 
3月19号的时候我在想,时间真得很快,一晃就是2年,而这2年我也是变化最多的,其实人不都是在变的马,无所谓好坏,致使有些东西再也会不来,而有些东西可能还没有腐烂,而终有些东西是注定了要一辈子的,就像每次听到beethoven的op。109,如同每次看Madonna的演出,还是那样的难舍还是一样的深刻,身边总在变幻,而不变得终归是那些你用过心,用过情的,有时候我真觉得我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革命,而我自己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一场伟大的进军。
 
rainbow in hambur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