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9

换了时光
 
年过得差不多了,虽然在汉堡都一直在疯狂的忙碌,虽然也不知道自己都忙了些什么实实在在的价值出来,但是在一只烟一杯酒以后才恍然感觉,时间过得是比眨眼还快
 
2年多没有联系的julie昨天突然在msn给我留言说萌结婚了去了苏州,嫁了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做食品加工的。回首以下4年前一个小妮子才来德国的样子,那么的青涩到现在生为了别人的太太,那个时候大家喝酒抽烟打升级说的都是些远大的不能再远大的志向,当初的那么锐气在4年的时间里面都磨得一干二尽,2年多以前知道萌因为家里的变故没有完成德国的学业就回国了,走得时候大家都很意外,她自己一声没有说就走了,把我们大家都震了一下,这样有血性的女生,在时光的洗礼下面忠于走到了今天,都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人总是玩不过时间,也总是被自己扭转
 
晚上莫名其妙的失眠,点一只烟的时间才发现,原来是那张睡了一年多的双人床还是空了那么大的一块,现在我都害怕在这样床上睡觉,怕这辈子就这样了,所以常常在发发上面挤兑过一个又一个夜。喝酒的价值在于我就在于可以安静下来想一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然后再喝得不得不躺下的时候就忘记这些去睡觉,如果连喝酒都把自己灌不醉了,那就真的只有吃安眠药了,真希望自己不要走到这个地步,原来总觉得自己20集好年轻还可以在high几年,这次过年以后看着身边那几个89年、90年的小妹妹才真的感觉到,脸上的那把老皮不是白来的
 
坐在这里写东西的时候一个在爱尔兰的87年的小孩子(网友)劝我要知足这长乐,好多人都觉得我可以每个月靠自己找的那点钱,有那么几件见得人的衣服,有那么几个限量版的包,我就是小资了,我就是过的幸福的日子了,知足的人都知道知足的过程都是痛苦的,说这句话的先人纯属是自己安慰虚伪,自己骗自己开心,这个社会总是只看见贼吃肉看不见贼挨打的,都是笑着脸看着别人的痛楚,哪来作为自己生活乏味的解药,人的劣根性就在这里,不仅是喜欢拿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比较然后喊冤,而且也永远是用不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态再过日子,耻笑着比自己还不如的那些人然后冷眼献媚那些比自己好的,最可笑的是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倒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比别人好是不是真的比别人差
 
我总是觉得人从出生就一直是在受累,什么都要一样一样的去学会,在学会的同时也是在慢慢将生命的负重满满的送向尽头,有时候想想好多人说享受的是过程,过程的好坏伴随的结果也往往让人疯狂,走过27年即将是28,在国2年就是30,我实在是害怕又是那些先人说的:30而立,我真的是立不住呀,我好想躺下休息
 
最近还是在看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人是如何把这个世界看得那么透测得,听说他只是一个每天在new year地铁门口要饭最后却因为2本小说被驱赶出美国最后死在巴黎。可能我现在写这样的东西不会被驱赶出汉堡,但是谁知道不会被这人那人当面背面指责批评呢,过了今晚,希望真的可以换个时光,活一个自己另外的不一样
 
                                                                                                                         —————rainbow in hambu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