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9

黄昏症候群:

无聊的夜晚在pps上面看了一部黄昏症候群的鬼片或是说一部惊悚片,不知道是我脑子坏了还是离神了,完全没有看懂,好像心里面只是因为这个标题才会打开它,黄昏症候群,这个形容真是非常的有趣,如果把老年人的比喻排开,黄昏本来是说黄昏:1、指日落以后到天还没有完全黑的这段时间。2、靠近晚上的时分。一般我觉的这个词汇都是用来形容无聊或是空洞的,再加上症候群这个后缀真的是很形象地表现了像我这般无聊而且空洞的人

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喜欢听黄大煒,可能我在别人眼睛里面总是那么的幼齿,但是好他的音乐总是可以吸引我,特别是晚上一个人喝着酒抽烟的时候,不知道这样的时候算不算是我自己的黄昏。我总觉得自己是有病的人,做事情总是很直接说话也很直接连自己的感受都是最直接的,就像太阳要下山的时候害怕有人会看不到他的最后一丝光,害怕会一直就是黑夜再也不会有光明,所以就尽量的巴自己燃烧殆尽

如果说懦弱这个词不是贬义的,那么我相信好多人都想要依赖这个词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生活太艰难就懦弱一下,感情太伤人就懦弱一下,自己太脆弱就懦弱一下,我们到底羡慕的是什么?人们的准绳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我们就应该一直的坚强,就像他们说的金枪不倒?当然这个是说笑,是不是我们总没有需要温暖需要别人拥抱需要一双大手的时候,我真的很想了解那么看着坚强的人的内心想法,是不是他们就没有黄昏一直都在正午下生活,甚至可以一直享受阳光刺人的普照,而他们享受的是不是就只有这些?而夜晚的美好,恬静,释然是他们不需要的,是不是一直向前一直冲锋一直发光发热也不会倦怠?

没有人员说自己是弱者,就算是最弱的婴儿也在疯狂的吮吸母亲的乳头,这个世界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弱者,就算是社会最低成的人也不会承认/大家看到总是他人比自己不好的那一面,或是别人比不上自己的那一面。黄昏里面的人其实不在渴望黑夜的到来,而是只能承受黑夜的到来,很多东西不是奴隶去改变就可以真的改变的,如果一个人可以改变的是自己那么对其他人对这个谁会这个世界也还是于事无补的。而我们到底是改变的什么,往往一种生活过不下去了我们就在寻找改变,寻求出路。于是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症候群,姑且这样叫着,需要改变还是需要适应,才是真的我们需要搞明白的东西,不关强弱的对比,而是一种中性的思维,我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直想要改变自己,而思索这些的时候我们就聚在了一起成了标准的黄昏症候群

当我们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好多人都说我们可以看清楚一些和他人和群体生活在一起所看不见的自己,而这个自己又是怎么样的自己呢?是在怜悯自己还是在分析自己?是在思考过往还是在想象未来或是疑惑存在?我们看清的到底是自己的什么?站在黄昏里的认识最疯狂的,不知道是该珍惜最后的璀璨还是拥抱平静,老人们说的对,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们总是在彷徨,总是在犹豫,而这样的情况往往被看作是无聊的空洞的,可是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黄昏症呢?是走不进去还是出不来?而这样得选择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做,每天都有那么一小会儿时间是属于黄昏的,无论你是男人女人还是小孩老偶,我们都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选择呢?

人们总是经历着白天和黑夜,而灰色地带都是留在自己最不为人知的地方的,而活着的我们都是多么希望有人来看懂听懂自己的心,也是多么渴望有人能感受自己的灵魂,但是我们都只是等待着自己被别人关注,却忘记了他人也需要我们主动去倾听,谁都不伸出那双手,又有谁会来握这只手呢?在黄昏症候群中的人总是思考着自己需要什么总是想象着该如何选择,以至于自己把自己的心门关上把自己的心眼遮住,于是成就了我们的无聊和空洞。

还站在黄昏中的我们,可以将彼此的眼睛移到他人那里吗?可惜割舍一点时间来分享彼此马?让大家都可以彼此感受,这个人与人的世界这个社会这个互动的空间,需要的不只是自我,而是大家是群体的。

                                                                                                          ————rainbow in hamburg